台灣文學的錯誤示範

筆者住台北,上小學後喪失母語能力,讀台大時回頭學台語,聽見台語流失的聲響,驚覺台語傳承需有文字輔助,於是把台語文工作當成志業,至今無悔。

蔣為文小我幾屆,在高雄成長,台語能力比我好,北上淡水求學時,也深感母語重要,創立台語文社。那時我在新竹讀書,一群朋友共同成立跨校的學生台灣語文促進會,大家在不同校園但同樣對母語不友善的環境下,編台語文刊物、辦台語營隊,培養革命情感。

我們都是理工背景。我沒有換領域,努力多年,走出一條原本不被祝福的路;蔣為文則出國轉讀語言學。民進黨執政後,鼓勵大學成立台灣文史系所,讓台灣研究得以在大學內爭取到一點本該有的資源,即使仍然微薄。

台灣語文、文學系所成立時,有的卻被不那麼專業的人佔領了。筆者曾應徵某校台語系,連兩次未獲錄取,而他們同時聘了研究左傳及華語兒童文學的人進去;蔣為文學成後進成大台灣文學系,當時系主任認為台語是台灣文學的基礎養分。自從這位系主任退休後,放眼現今台灣文學系所,已經極少台語文學相關課程了,甚至看課程,很難分辨到底是台灣文學系還是華語文學系。

沒人質疑英語是英國文學的重要養分,也沒人質疑日語是日本文學的重要元素,可是,台語卻不被掌握台灣文學詮釋權的人看到。

為了台語,我們很拚命,不過蔣為文更拚,他編台語研究期刊,寧可賠錢也要辦台語認證,之前找我們幾個朋友一起編台語白話字文學選集,厚厚五本,上個月剛出版。於此同時,台灣文學掌權者卻說:若將華語文學拿掉,台灣文學史只剩兩頁。目前我們繼續編現代台語文學選,不知他們是否看得到?

最不可思議的是,蔣為文在研究成果傑出,外審通過的情形下,近日竟被成大台灣文學系教評阻擋其升等,縱使有再多理由,明眼人都知道,這是違背學術規範的惡整。

有人也許因為黃春明才知道蔣為文,衝突事件讓大家看到,即使在台語人口超過70%的台灣,台語文仍被許多會講台語、懂文學的人當成邪說異端。大家都不是生下來就會台語文,但台語如果值得,就努力學,怎會是傾全力打壓,或口說尊重,言行舉止卻鄙夷?

以前我們要努力打破殖民體制,後來感覺有一點成果了,台語文卻反過來被一群大家公認有台灣意識的人仇視,對照之下倍感諷刺。可惜我們沒有發言權,只能在這裡發發牢騷,說蔣為文升等被擋,是:有台語文專業的人佇應該愛會曉台語文的所在予袂曉台語文的人蹧躂,世間敢有比這閣較譀古的代誌!

創作者介紹

台語心世界 Tâi-gú Sim Sè-kài

ung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