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2003/5寫的文章,放來這邊保存吧

回應-教羅的歷史包袱沈重宜改良

拜讀五月十六日自由廣場許極燉及翁聖峰兩位教授對白話字做為標準台語羅馬字的回應,兩位的指教不勝感激,藉此進一步說明。

首 先是文字地位問題。以台語文來說,通用拼音和TLPA在此之前都沒有成為文字的具體事證,而白話字,早在1913年,甘為霖驕傲地說,他們以南台灣的腔 調,出版超過70萬頁白話字資料,在這裡,白話字是文字。另根據成大台灣文學所進行中的「台灣白話字文學資料蒐集整理計畫」,目前找到將近兩千本的書刊, 其中60年代是白話字出版的高峰;之後舊政府禁止台語、查禁白話字出版品,使其式微,80年代開始有復甦跡象。目前雖然不及昔日盛況,但是全白話字書寫的 書刊仍有發行,即使數量更多的漢羅合用文本,也視白話字為文字而非音標。此外,用白話字書寫的網路社群已經存在10多年了,使用白話字的網站,保守估計也 超過100個以上。白話字目前在Windows、Mac、Linux等作業平台皆有免費的文書軟體可供使用。


第 二是使用者多寡的問題。去年筆者擔任鄉土語言教學支援人員檢核考試筆試閱卷委員,當時與幾位委員做一統計,若不包括注音及反切,絕大部分是使用白話字、 TLPA及通用拼音,其中前兩者數量相當,後者約為前兩者的半數。這大約是全部試卷的六分之一,取樣頗平均,應有代表性。有些人說白話字使用者少,某套很 多人用,筆者認為,拿出參考數據才不致流於各說各話。

第 三是歷史包袱的問題。翁文將白話字與文言文相比,筆者認為失當,白話字處理台語的口語,若要比較,應與以漢字書寫的華文相比。如果一百多年的文字系統包袱 沈重不合時宜,請問,漢字、英文與日文又如何?難道十一年的TLPA或五年的通用拼音才算沒有包袱?(何況上述兩套系統期間經過修改)

第 四是符號的缺點。從前學注音,ㄧㄢ我讀不出「煙」(ㄧㄝㄣ)的音,ㄨㄥ我讀不出「翁」(ㄛㄥ)的音,ㄩㄥ我看大家都讀成ㄧㄛㄥ;後來學英文,兄弟不分,叔 叔伯伯舅舅不分,自然語言處理學界大費周章處理英文歧異性問題(I saw a girl in the park,可能是我在公園裡或女孩在公園裡,共三種情形)。請問,世上哪一套語言符號是所有人都認為完美無缺的?如果沒有,為何其它都不用改,唯獨白話字 必須改,且須改到與原來符號相衝突?(通用、TLPA、白話字三套相衝突,同一個符號不同讀法,而通用與後兩者差異更大,且不符一般羅馬字處理濁音的慣 例)大家要改,改出來的又相互衝突,這麼多符號就利於學習嗎?換個角度說,如果白話字成為眾矢之的,表示確有其權威性,捨有權威的符號而就一個沒有實證經 驗的系統,這不是語言規劃的正確方向。筆者從不認為白話字沒有缺點,但是其它的改革方法也非毫無缺點,且有很簡單的改良方式(請參考張裕宏教授的「白話字 基本論」,本文不擬多談),實在不需要大費周章改頭換面。

第五是介音o的問題。舉例說,「無愛」兩音節分開讀,第一音節韻母是o,連讀成一音節時,介音還是o沒有變成u,「落來」也相同;而「乖」的介音和上述兩詞連讀時的介音一樣。上述的例子可為介音o提出合理性,而認為u才對,可能是受注音符號的制約。

白 話字的歷史久、資源豐富,現在因應教學的需要,除了課本以外,其它的課外教材,如寓言故事、囝仔古、謎猜、俗語、笑詼代、短篇故事、新詩、散文、小說、網 路上拼字遊戲、網路辭典、電子報、網路社群、電腦文書處理軟體,連最新的網誌(blog),這些白話字都有提供,此外,白話字有台日、台英等教材,方便外 國人學習台語,因此,在台灣,白話字還被某些人批評時,白話字已經國際化了,在日本、美國等各大學的台語課程及研究,以白話字為主,如日本的東京大學、天 理大學,美國的哈佛大學、加州柏克萊…等數十所學校。

白 話字的存在,造成其它系統無法成為主流,這或許可解釋為什麼白話字有反對聲浪。當我們提出白話字是文字的觀念後,我們很高興,原來定位為音標的TLPA和 通用,都急著要跟進,這樣的良性競爭應該是好事,所有的台語書寫符號,在現在的政治環境下,不可能再受到如白話字當初被日本政府及國民黨政權的迫害,所以 若要成為文字,就請努力吧,當其它的符號,能有那麼多出版品、資源、使用人口時,自然會得到應有的重視,不過,如同翁文所言,在每週鄉土語言僅一節的惡劣 環境下,大家要玩文字改革,全部重來一遍,還是接納原有的豐富成果繼續發展?讓我們一起認真思考,怎樣對台語文發展最有利。(作者為花蓮大漢技術學院資訊 工程系講師,台灣羅馬字協會前任理事

創作者介紹

台語心世界 Tâi-gú Sim Sè-kài

ung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