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中央尖溪隨想」 (-2)背景 <爬山健行>
iug@ccms.ntu.edu.tw (Iunn Ungian) 回應 轉寄
1994年09月08日 08:47:32

南湖中央尖溪隨想

-2、背景

衡量一下自己最近的情形,終於決定把這段生平第一
次的縱走經驗寫出來,同時,也是我第一次將我的登山經
驗寫出來。

為什麼寫呢?一方面記錄下來,供後繼者參考,另一
方面,把自己的缺點呈現出來,才有機會更長進,互相漏
氣求進步;更重要的,因為未婚,寫文章可以讓更多人認
識自己,不壞的宣傳方式。

篇名或許稍嫌冗長,南湖中央尖溪,簡言之,就是北
一段的八支百岳缺中央尖,所以加了「溪」,如同牛肉麵
有牛肉而牛肉湯麵沒有牛肉;隨想,就是隨便想、隨便寫
吧!我喜歡山上的清幽,走在山中心情愉快,可以無拘無
束想著任何事;有時候,若能把心絲記錄下來,也是件很
享受的事情。曾在舊書攤看到一本日文書【隨想台灣】,
日文我看不來,但是作者根據有限的史料,把1628年發生
在台灣的濱田彌兵衛事件寫成一部戲劇,覺得有趣,趕緊
買下來,如今想起這份感覺,定下這樣的篇名,我同樣也
是運用我有限的已知,來完成這篇文章的。

去年自學校畢業後,因為使命感作祟主持了台語文工
作者採訪計劃,加上一時不察接了【台語文摘】第八期主
編,又加上好心答應黃元興牙醫師將其台語作品【彰化媽
祖】打字。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嚇死人,那段時間,利用工
作之餘,一個非專業的打字者打了超過20萬字。我開始擔
心我的眼睛會出問題,在這種情形下,去年10月我開始參
加登山活動,對我而言,登山是運動兼休息。

後來我更覺得,透過登山,我可以對台灣地理形勢有
更清楚的概念,另外,不時會遇見些令人印象深刻的女孩
,與長者聊天更是一種享受和學習;結果,一撩下去,到
現在還沒有回頭。媽媽開始講話了:不要只顧爬山忘了交
女朋友。對照我目前的處境,真是玉語金言!

一行三人,領隊是彥哥,出生年是3字頭,在郵局工
作──有心要登山的人,郵局絕對是個好所在,電信局也
不壞──個性很直、有點雜唸、嗓門不小,謝長廷登山會
嚮導;運匠是輝哥,4字頭,駛計程車,比我晚撩進來,
常單獨遊走於三峽山區,今年五月開始爬大山,計劃年底
前完成五嶽三尖,嗓門很大,長的的嚮導。

沒有其它的任務了。我是跟班,5字頭,台大電算中
心小隻米蟲,講話聲音比較幼秀,沒有休假,是利用私事
待辦兩天加上破病在床三天來爬山的,長的的嚮導,同時
是中正、三重山協的會員,常遊走於各登山會的活動中,
負起拉客的任務,暗中散發長的的Course表,如同小時候
的一句響亮口號: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

這段期間的登山經驗,知道自己的能耐,經輝哥一號
召,一拍即合,彥哥負責採購、輝哥和我負責資料的蒐集
。我們三人都沒有縱走經驗,也都沒去過南湖。

--
───「清華」大學.「台灣」大學.「建國」中學.「和平」國中───────
按怎共我引抴[帶領] ? Anchoa* kagoa inchhoa ?
引抴我去佫世外桃源 inchhoa goa khikau pahhoe e sekai
我卜離開迄兮予城市淹去丌 goa beh likhui hite hoo sia*chhi im--khi e
我家己 goa kaki
著親像將記憶中生分閣可愛丌 tioh chhinchhiu* chiong kiek tiong chhi*hun
名字放拺共款 koh khoai e miaji pangsak kangkhoan
iug@ccms.ntu.edu.tw(Ungian)%iug@ccms.ntu.edu.tw(Ungian)%iug@ccms.ntu.edu.tw


「南湖中央尖溪隨想」 (-1)準備工作 <爬山健行>
iug@ccms.ntu.edu.tw (Iunn Ungian) 回應 轉寄
1994年09月08日 08:48:12
-1、準備工作

我們預計6/21~25五天,6/26是預備天,北一段的百
岳如果要ㄎㄢˊㄖㄧㄡˋ起來,聽說至少要六天。

我借得高山導遊圖,將之影印,畫出稜仔線與溪流,
看到南湖附近多處標示崩壁,聽說南湖附近常出事;還透
過電腦網路,進入mountain討論區,請高手指點行程,
forjjlu本來建議我們倒走,五天拚完,後來有網友反對
,forjjlu後來也覺得應該放棄倒走;fsho要我們注意馬
比杉,一年內已有兩人在此路上墜崖以及失蹤。

我把相關資料寄給輝哥,他原先很想倒走,但是會裡
兩位登山經驗豐富的大哥都說千萬不要。另外,輝哥從會
裡取得一本林務局92年出的登山手冊,是較新的資料,高
山導遊圖太舊了!

我在「台灣的店」翻了高山植物圖鑑,先惡補一下。
台灣的店由一對留美回台的夫婦所開,專賣與台灣有關的
書籍、音樂帶、環保用品,目前還在賠錢,為了成就這個
事業,他們沒有買房子,所賺的錢,大部分用來經營這間
店,基於這樣的精神感召,當他們說人手不夠時,我就每
禮拜四晚上去顧店當義工。

彥哥採購了太多的罐頭,這點讓我們吃足苦頭。

出發前,老天不太配合,6/18氣象局發佈中南部豪雨
特報,好在南湖偏東部,也許問題不大;6/19長的與台北
縣環保局在龍洞辦親水淨海活動,去當工作人員,雨時落
時停,我不小心跌倒,手膝與腳裸烏青;好心借給小孩的
雨衣,被他弄丟了,回台北後趕緊冒雨再去買一件;晚上
聽新聞,氣象局發佈的豪雨特報多了東北部,覺得大事不
妙,希望延期,但是輝哥與彥哥都堅持成行,也只有這樣
了。晚上帶裝備到彥哥家,清點所有裝備並注意還缺哪些
東西,明天早上可以趕緊買。

「南湖中央尖溪隨想」 (0) 6/20出發了 <爬山健行>
iug@ccms.ntu.edu.tw (Iunn Ungian) 回應 轉寄
1994年09月08日 08:48:57
0、6/20(一)出發了

6/20台北陰天,偶爾飄雨,原以為工作方面沒事,業
務單位還是找了上門,我跟她說,好佳在妳今天發現問題
,不然,明天就找不到人了。行前總有些事要安頓好,雜
事特別多,只好放棄午睡;趁空跑去光華商場買手機的天
線,手機頻率14467,順便買了護膝,我如果連走長下坡
,膝蓋會覺得痛,帶護膝上山也許較保險。

打電話給總幹事,說明行程,並告訴他如果6/27還沒
接到我的電話,表示我們出事,要趕緊帶人去搜救。總幹
事姓林,年輕時常跟台灣岳界前輩林文安一起爬山。我想
,我得好好把握機會,多向總幹事學點東西。

下午4:30我及時趕到彥哥家,輝哥住三峽,因為塞車
,五點多才到,我們先到師大附近吃一頓豐沛的,再補買
一些糧食,回彥哥家上背包,7:00左右出發。因為中午沒
睡好,我在車上補眠。輝哥的車掛青溪的招牌,顯然開計
程車後,政治態度改變不少。他在說,因為運匠這個頭路
接觸的各色人多,最容易看到政府的種種問題。

北宜一路上下大雨,到宜蘭後看到月娘,心中才覺得
輕鬆些,中橫支線這段,我已來來去去不下十回,晚上經
過,感覺清涼,別有一番風味。到達南山時已11:20,我
們就住在加油站裡。微雨,他們說,走到哪裡算哪裡!

 

「南湖中央尖溪隨想」 (1) 6/21南山→雲稜 <爬山健行>
iug@ccms.ntu.edu.tw (Iunn Ungian) 回應 轉寄
1994年09月08日 08:49:49
1、6/21(二)南山→雲稜

加油站靠路邊,整晚被運青菜的大卡車吵得不得安寧
。4:30起床,看看天空,沒被雲遮住,好佳在。

緩緩地整理裝備、吃早餐,這裡有廁所,很方便。
6:00開始上路,一路上黃菀迎風搖曳。到了思源埡口後下
裝備,輝哥把車開到附近的派出所放(以免被人破壞),我
們看到一台太魯閣國家公園的車子開進去,我們向他們招
了招手,沒想到這個時候來還會遇到人。

6:50出發,因為是林道,踢得輕鬆愉快,但同時也意
識到背包太重了,我們在途中,每人藏了兩罐罐頭。

8:10走到林道盡頭,遇到三位原住民朋友,原以為是
附近泰雅族(Tayal)部落的,一問之下,才知道他們是太
魯閣的巡山員,就是剛才車子載上來的,另外三個是調查
員,先走進去了。他們說他們是太魯閣族(Taroko),還附
帶一句:不是泰雅族哦!

曾經聽說台灣是人種實驗林(但是後來一直找不到這
句話的出處),清朝時代,漢人將原住民族分做生蕃與熟
蕃,是以生活形態做劃分的,熟蕃就是平埔族,因為他們
住平原(台語讀平埔),農耕為主,一般的觀念裡,認為他
們現在已完全漢化,如台北的凱達格蘭(Ketakelan)、宜
蘭的噶瑪蘭(Kavalan)、台南的西拉雅(Syraya)…等,其
實,平埔族的語言習俗未完全消失。如今,檢視這樣的分
類,就能發覺對後山的不了解,因為在平地生活的雅美
(Yami)、阿美(Amis)也被視為生蕃;至於日月潭的邵族屬
化蕃,又是另外一種。另外一點,人類學者針對他們的語
言、習俗…等,對原住民族做分類,這樣的分類下,太魯
閣被視為泰雅的一個亞族,但是,或許世代有征戰,變成
了世仇,太魯閣人從來不認為自己是泰雅。

若要從歷史角度來了解原住民的過去,也許我們應該
去除民族大義的迷霧,才能看得真切。許多人也許知道霧
社事件,然而,知道霧社事件的同時,我們似乎也該去知
道拉荷阿雷、拉馬達仙仙,知道佐久間,知道鹿野忠雄、
森丑之助,知道日本理蕃事業…。前陣子翻閱第八期宜蘭
文獻(9403),裡面提到,縣史館在做日文資料翻譯計劃的
當中,有著許多的震驚,震驚之一,就是對日本理蕃事業
的重新認識,例如將出草的習俗轉化和平競爭的競賽…等
,間接也使我們這些登山者可以縱情山野間。日本領台之
初,就有長久治理的打算,許多人不知道,目前台北的下
水道,還是沿用日領初期的設計;嘉南大圳的開鑿,讓嘉
南平原由看天田(旱田)變成台灣穀倉;1910年代綠色革命
的成功,使稻米年產量增加三倍;昭和天皇一死,許多台
灣老人突然不再知道自己的歲數;國家公園,日本時代已
經規劃了四個(除了雪霸及墾丁,墾丁是南進基地),太平
洋戰爭前,台灣的工業產值已經超過了農業產值…(天地
良心,我寫下這些東西沒有抄書)。

體制的教育,讓大家逐漸欠缺台灣角度的歷史觀與生
活觀,身為台灣的一份子,也許我們都該努力來彌補這個
缺憾,日本時代的台灣史,尤其該有更多的關注,因為當
時許多制度、習慣,還深深影響現在的生活方式。然而,
雖然日本人留下許多珍貴的文獻資料,卻因政治環境的驟
變而塵封了50年,也已支離破碎,又因古日文人才凋零,
使得這些資料搶救困難,每思及此,總覺得無奈…

我們跟巡山員聊了一下之後繼續走,一路上台灣百合
盛開,優雅的姿態令人印象深刻,做為台灣的圖騰,確實
很適切。8:50到達登山口,趁著這個空檔,我撥開草叢,
為台灣百合拍了一張特寫。

9:00開始往上爬,這段是之字形上坡,一片的松林;
到了較平坦的山路後,又是台灣百合的天地了,還不時有
川上氏薊。川上氏薊是我在馬祖做兵、春天割草時的夢靨
,不過,現在是長筒雨鞋,一點也不怕了。

11點左右到達多加屯山(2793M,三等),太陽高掛,展
望良好。吃中餐,聽見前面有聲音,大聲呼喊來打招呼。

繼續前行,快12點時遇到他們,一位是來調查植物,
男,一位調查鳥類,女,另一位是植物專家的太太,除植
物專家十年前來過一趟南湖外,其他兩位都沒爬過大山,
她們所以輕鬆愉快,是因為裝備都交給了巡山員。

開始看到阿里山龍膽,小巧玲瓏。

12:20到黑水塘,巡山員已到,他們在那裡吃中餐,
是飯盒,真幸福!巡山員揹的東西,看起來可能有40kg。

我們先走,這段是竹林,有些地方土像稀飯,很泥濘
,不過我的雨鞋可以輕鬆過關,一路上有動物的排遺(回
來後翻資料,猜想應該是台灣彌猴的),顯然人沒來的時
候,這條路由牠們總管的。我們還在路上一個直徑30公分
左右的草菇前拍照。

1:40抵木杆鞍部,略做休息,其中一個巡山員已到,
把附近的垃圾集中起來,放火燒。巡山是每個月的例行工
作,比起一般我所遇到的原住民朋友,他顯得沉默多了,
南湖、中央尖、奇萊這一帶新山屋的興建,他都有份,他
對登山者亂丟垃圾的行為,覺得很不滿。

繼續走,先上坡再下坡,2:45到達雲稜。從黑水塘到
雲稜這段適合打赤膊。

我們讓出山屋,搭帳蓬在旁邊。調查員中,兩個女的
一到山屋,就像掛掉了一樣。由於巡山員給我們的指引,
今天這整段路,走起來順利;一到山屋後,就帶我們去取
水,看到水裡有飯粒,顯然是前人所留,巡山員感嘆山友
的缺乏公德心。

看到兩棵很大的天南星,超過一公尺高。

吃了晚餐後,輝哥在燉「補中益氣湯」,這帖是問來
的,每次爬郊山,回去喝一帖,晚上還可以…。他本來要
帶五帖,可惜中葯店缺貨。照理說一帖只是一人份,我們
三人分來喝,我喝了後,腳都不覺得痠了,確實是囋!

巡山員來,會根據上次來時山友的反映(如山屋破損
、燈不亮…)做改進,有國家公園的設立,對山友就是有
這樣的利便。前陣子,經由我們這些幹部的反映,長的利
用審預算這個籌碼,與國家公園管理處交換條件,要求他
們得編清理垃圾的預算,否則刁難預算,結果他們真的編
了,且現在已經開始看到成果,對大家而言,都是件好事
。下一步可能要推動廢除山地管制區的限制,這是戒嚴時
期留下的不合時宜的惡法,我想,檢查登山者的裝備遠比
檢查高山嚮導證來得重要。

其中一位巡山員在山屋旁種芋仔。植物專家說,晚上
巡山員會去打飛鼠,我想,睡覺是上策。

六點左右,來了八位交大山社的朋友,他們坐7:00宜
蘭往梨山的中興號到思源埡口,十點左右開始走。因為沒
地方了,他們在上面,往南湖叉路口旁的一塊平地紮營。

彥哥跟植物專家建議,請國家公園在登山口收費,例
如一人200,用這筆經費來清垃圾,將垃圾集中在空曠處
,再用直昇機來吊,植物專家說,如果收費了,大家都會
把垃圾留在山上,反而更糟,而且直昇機花費太大,可起
降的地點少,不值得這樣做。

我7:30就睡,輝哥和彥哥還泡茶在喝。

4:30起床/6:00出發/6:50思源埡口/8:20林道盡頭 /9:00
登山口/11:00多加屯山/12:20黑水塘/13:40木杆鞍部
/14:45雲稜山屋

 

「南湖中央尖溪隨想」 (2) 6/22雲稜→南湖 <爬山健行>
iug@ccms.ntu.edu.tw (Iunn Ungian) 回應 轉寄
1994年09月08日 08:50:37
2、6/22(三)雲稜→南湖

4:30起來,溫度計顯示11℃,輕輕鬆鬆煮早餐、收拾
裝備。巡山員告訴我們今天的大致路況;植物專家的太太
要她先生在山屋的筆記簿上寫著:6/21來巡山,遇到謝長
廷登山會三名幹部。

6:30出發,先走昨天原路,大概五分鐘後到叉路,交
大的朋友在此紮營,因為如此,我們沒有看到營帳後面的
正路,就順著路走,三分鐘左右路就不明了,有兩個方向
都有東吳山社的路條,我就和輝哥分頭去探,根本走不下
去,彥哥回去問交大的朋友,才知道正路,叫我們回頭。
我往回走時,發現閃過了幾株咬人貓,好佳在。

根據資料,這段到審馬陣是連續上坡,我們約定每半
小時休息五分鐘。這段適合打赤膊,走在巨木林中,感覺
舒爽;7:30休息那次,彥哥說身邊的大樹叫做台灣茶藨(
ㄅㄧㄠ)子,果實特別,像袖珍西瓜,我摘了幾粒下來。

快10點時上到稜線,視界變得遼闊,南湖主山與中央
尖清楚可見,南湖像個小屏風,中央尖的角錐形則令人讚
嘆!到叉路後,我們放下裝備,我還換上拖鞋。

叉路到審馬陣(3139M,三等)只需五分鐘,這趟的第一
粒百岳,賺來輕鬆,我選擇基點旁一塊小隆起地,盡情地
欣賞光景,這裡看得到大小霸、桃山,正在照相之際,覺
得腳上刺痛,才發現被螞蟻咬了…

回叉路口,今天豔陽天,看著前面一片短箭竹,心想
走起來必定很熱。一路上不斷看到紫色的阿里山龍膽與黃
色的玉山龍膽,這樣的名字真有趣,發現者可能是去爬阿
里山,看到了紫花的龍膽,高興發現新品種,以為只有阿
里山才有,就取名阿里山龍膽,在玉山發現黃花的龍膽,
就取名玉山龍膽,嘿,結果別的地方也有。如果是我,就
比較聰明,碰到這種情形,就叫允言龍膽,萬不幸兩種都
被我發現(那這植物也太不長眼睛了!)就叫允言紫花龍膽
、允言黃花龍膽,這樣才不容易漏氣。今年三月跟北岳去
羅宏山,路上摘到一種覺得特殊的植物,因為圖鑑翻不到
,求助於植物所的朋友,經她向學長詢問,跟我說:很像
是鬼燈檠,可能是新品種。我是可惜沒把它種活,不過實
在不相信我有這種運氣,下回得重走一次,鑑定一下。

除了龍膽,還有高山薔薇,白色的花感覺清新;每次
一有小休息,就趕緊取出傻瓜,找好角度來張植物的特寫
。偶而取角度來照壯麗的中央尖。

路上看到一個鐵牌,民國67年中華山協三位山友因天
候不佳而遇難。

也許是太熱了,輝哥有中暑的徵兆,因此速度放慢,
我們的帳蓬沒有架在背包上,是三個人輪流提,現在就由
彥哥和我輪流。

12:10到叉路口,放下裝備,上南湖北峰只需10分鐘
,看到了開黃花的玉山小蘗,很可愛,於是我蹲低,以南
湖主山做背景留下美麗的影像;還有一棵,XX杉吧,不及
一尺,我斜躺在地上,為它照張特寫。

南湖北峰(3535,三等),此行第二粒百岳,輕鬆。

回到原路,這段路況開始變糟,有的地方要拉線,有
時則貼著岩壁走,剛好有一段貼岩壁走的,輪我提帳蓬,
若將帳蓬放在前面,腳沒地方伸,好不容易繞過去後,才
覺驚險,彥哥說我應該分兩次走才對,不過我在想,來回
也許心理恐懼會更大。

這段路,玉山圓柏的萬般姿態,讓我不斷按下快門。

兩點左右終於看到下圈谷及山屋,安心地把水喝光光
,這裡立一個牌,民81,年過70的山友遇難於此。

往下圈谷的碎石坡,走來心情輕鬆,植物相豐富,我
盡情欣賞從碎石縫中鑽出的堅軔的生命,裸岩雖缺水,我
想露水足以養活他們。換上第三捲底片。

2:45到達南湖山屋,開始起霧,一直向東邊飄過去。
輝哥身體不適,先休息,南湖山屋是新的,太陽能山屋,
旁邊則是木造的舊山屋。新山屋可擠16人,但是預算有17
人,所以裝備放到舊山屋。

新山屋裡面寫著:水源在南湖溪,離此五分鐘,一定
有水。問題是南湖溪在哪裡?彥哥往主山方向(南)走,我
則坐在舊山屋前休息,這裡有許多可愛的鳥,紅色的,因
為我的傻瓜沒有Zoom,雖然照了幾張,猜想照不起來。

半個鐘頭後,彥哥回來,無所獲,於是我們試山屋旁
已乾的溪床,彥哥往上(東),我則覺得應往下游(西)找,
結果不出三分鐘,彥哥說找到了,水源比雲稜還充沛。

3:30左右看到交大的朋友,4:15他們到山屋,腳程差
不多。他們跟我們說,因為那幾個女的走不動,所以巡山
員他們在審馬陣紮營,明天才上這裡,這是好消息,我們
可以睡鬆一點。

叫輝哥起來,4:40開始煮,後來我再去取水時,發現
原來取水處水已白濁,顯然交大的朋友在此洗米,真是…
,只好穿著拖鞋再往上跳,他們還有人留在此,在旁邊煮
麵,而他們竟然直接把要洗的鍋、碗放進水中,水上浮了
一層油,氣得不知該說什麼,只好一路繼續往上跳。

今早巡山員對我們說,可以去東峰看日出,不過現在
是夏至前後,太陽必定早早出來,與其這麼辛苦,不如睡
好些。我們7:30就寢,放了薑母茶在床頭,太陽能山屋裡
有日光燈,睡在鐵床上,真是人間享受!

4:30起來/6:30出發/10:00審馬陣/12:20南湖北山 /13:10
拉線/14:45南湖山屋

 

「南湖中央尖溪隨想」 (3) 6/23南湖→馬比杉→南湖 <爬山健行>
iug@ccms.ntu.edu.tw (Iunn Ungian) 回應 轉寄
1994年09月08日 08:51:24
3、6/23(四)南湖→馬比杉→南湖

對我而言,今天是最奇特的一天…。

早上4:20起床,三人中,我最早下床,天已微亮,我
到舊山屋,想把食物拿出來,準備煮早餐。

在取東西時聽到屋裡有很清楚的呼吸聲,心中第一個
念頭,可能有人昨晚才到,於是睡這裡;我就用頭燈照,
照了一圈,卻發現除了我,山屋內空無一人,我才突然意
識到,可能打擾到某個「東西」,就輕輕走出去,站在門
口,這時只聽到呼呼的風聲…大概過了兩、三分鐘後,輝
哥出來了,也要進舊山屋,我跟在他後面,就沒事了。

溫度計顯示3℃。

4:50左右,打開我的收音機,意外地聽到音樂,是台
灣四季的桃花鄉,這是這次行程中唯一接收到聲音的一次
,昨天山屋裡的收音機也都收不到聲音。

吃完早餐,整理裝備,交大的朋友已起來,其中一位
第五次上南湖,走過一次馬比杉,來回花了12小時,以後
就不願意再走這段了,而我們預計八、九小時走完。

我發覺自己頭昏昏的,昨天睡得很好,不知道是什麼
原因,因為意識仍清楚,猜想不會拖累他們,所以決定跟
著走。

6:20出發,慢慢走上去(向南),7:00到達主山、東峰
叉路口,這裡較開闊,也許因為這樣,我們被誤導了,繼
續向南走,走到斷崖處才發覺走過頭,於是往東爬上小山
崙,視野寬廣後,拿出地圖來對,糟的是高山導遊圖上的
稜線圖標示與林務局資料的圖不一致,不知道該相信誰的
,更糟的是,我們錯把東峰南邊的獨立山頭當做東峰,將
東峰當做東北峰,看不到切上「東峰」的路,於是東西放
著,分頭去找,失敗折回,再換個地方,東西放下,再分
頭找。我們看到零星的路條,但是最後都沒法繼續走…

這時已8:20左右了,正在失望之際,輝哥1.2的視力
幫了我們大忙,眼尖的他看到遠處的一個路標。現在回想
起來,覺得太好運,因為山上風大,大部分路標被吹倒,
所以放在地上,但是這支路標卻樹立著。

於是我們繞回去,原來,剛才到叉路後,就要往東走
,東峰是裸岩,光禿禿的很好認。這個時候更糟的事發生
了:我的傻瓜不見了,不知道掉在哪,已經照了20張左右
,對我的打擊不小。我循原路往回找,他們也幫我,但是
無所獲,到9:00時就放棄了,這段時間,頂著大太陽,意
志力與體力都耗去不少。

這之後,許多可愛的花草的影像,都不得不錯過了。

9:10到路標處,略做休息,開了一罐登頂罐,開始上
路。往馬比杉的路有兩條,一條走溪谷,一條循稜線,後
者路程較長,但考慮路況不熟,走稜線比較知道方向。

過東峰沒多久,又走錯路,差點切到溪谷,後來及時
回頭,並找到路條。再後來看到陶塞峰,它是斜出來的,
就是如果畫等高線圖,等高線會相交的那種地形,這邊不
可能爬得上,路是從下面繞過去,看到兩株豔麗的紅色蘭
花(後來向植物專家求證,是奇萊紅蘭。)繞過去後,有條
路可上陶塞峰,這坡度大概超過45度,都是大石頭,走在
上面覺得很威風,我突然在想,生長在山林中的大型動物
,如果爬上來站著,一定很不可一世的樣子,不過我想牠
們不至於頭殼歹去,因為上面沒有東西吃!

陶塞峰3500公尺,無基點,風大的話,大概容易摔死
人,我們坐在上面(不太敢站著)視界廣闊,突然,

看到大海了!

是太平洋,在這麼高的地方看到大海!

回叉路口繼續前行,東南峰前後路跡不明,常常走一
走就不知道路了,他們兩人就去找(因為我的狀況較差),
直到發現路條。11:40上南湖東南峰(3526M),東南峰不屬
百岳,但有個不銹鋼基點,所以應該是百二十岳。

下東南峰一小段路後變成短箭竹,路跡變明顯,非常
熱,我們找了一棵大樹,擠進樹下吃午餐。繼續走,這段
路較平坦,溪谷的路接上來,時而密林時而短箭竹,
13:25終於到達馬比杉(3209M,三等),這粒賺得太辛苦。

回程這段,最辛苦的是上東南峰的陡坡,雖然有起霧
,還好馬上就散了,早上綁的一些路條,多少發揮一些功
用,不過走一走就找不到路還是常有的事。

後來,開始覺得體力透支,水又快喝完,反正得撐下
去,輝哥情形也不好,只有彥哥較好。快到東峰時,彥哥
想從上圈谷走回山屋,但是我們覺得自己狀況不甚好,所
以決定原路回。繞東峰山腰那段,路走一走又不見了,只
好小心翼翼地踩著易滑落的碎石切到下面的路,不過這裡
已經不容易迷路了,只覺得路途遙遠,腳步沉重。

6:05終於回到往主山的叉路口,看到山屋了,旁邊多
了幾頂帳蓬。我們休息了幾分鐘,再繼續走下山,6:20左
右,三位交大的朋友上來,原來彥哥已到,請他們帶水過
來接應;簡短地聊了天,一起走下來,6: 50回到山屋,
有逃過一劫的感覺。

山屋附近顯得熱鬧了些,交大與我們已經搬離山屋,
搭好了帳蓬,輔大的朋友搭了兩頂在較遠處,山屋則給巡
山員及調查員,還有一些老外,是台中自然科學博物館來
的。簡單說,彥哥覺得山屋的主人是國家公園,我們要有
所尊重,所以讓出山屋,同時也建議科博館讓出上舖,不
過科博館的老板顯然沒有同意。

我去山屋拿睡袋,有位小姐跟我聊天,她是科博館的
助研究員,她是第二次上南湖,前次是為了論文,做蕨類
。我說我覺得這裡植物相豐富,她說蕨類也是,這點我倒
沒覺察。她說這回來,是因為要做生態模型,接著她問我
是否知道生態模型?我搖頭,她說,針對大甲溪,源頭、
上游、中游、下游各找一個點,來介紹這個點的生態情形
,那些老外就是做規劃的,所以帶他們上山,南湖是大甲
溪源頭,再下,梨山,再下,東勢,最後是出海口附近。

她一再感謝我們好心讓出山屋,給他們不少方便,因
為他們沒帶帳蓬,她還說,以前在台北讀書,對謝長廷的
理念也很支持。很想跟她多聊聊,不過實在太累了。

輝哥先休息,我煮小鍋的麵,煮的時候,有個科博館
的人又跑來說謝,他是挑夫,幫老外揹東西上來,他說,
剛才他要老板跟我們道謝,但是他們老板好像覺得我們讓
出是應該,沒有必要謝我們,為此他和老板吵一架,他跟
我們說,大不了不做,沒什麼了不起。

煮好後叫輝哥彥哥來吃,只見輝哥面有菜色,我知道
我的技術不好,後來第二鍋輝哥煮,果然湯頭好多了。

今天是十五暝,月圓之夜。吃完後,我進帳蓬內休息
一下,沒多久,透過帳蓬布看到外面變亮,趕緊爬出來,
在圈谷看月娘,氣氛是如此地好,等月娘都昇起時,我靈
機一動,向前(東)走,讓月娘被山檔住,重看一次月出,
覺得很有成就感。

回想今天,確實很奇怪,從早上聽到喘息聲、收音機
聽到聲音、頭痛一整天、掉傻瓜、差點走不回來…。也因
為如此,本來輝哥希望動用預備天(6/26),把中央尖順道
撿起來,我卻希望暫時放棄,不然這回太累了,後來彥哥
贊成我的建議,就這麼說定了。我想到後天就可回到文明
世界,寶特瓶指日可待。

每回爬郊山,走的時候儘量不喝水,但是水份有流失
,所以下山後,就用一瓶寶特瓶來補充,以後,每次覺得
累時,就用山下的寶特瓶做精神支撐的力量。

4:20起床/6:20出發/10:30陶塞峰/11:40南湖東南峰 /13:
25馬比杉/18:50南湖山屋

 

「南湖中央尖溪隨想」 (4) 6/24南湖→中央尖溪 <爬山健行>
iug@ccms.ntu.edu.tw (Iunn Ungian) 回應 轉寄
1994年09月08日 08:52:11
4、6/24(五)南湖→中央尖溪

昨晚睡得很好,早上5:00起來,天空依然晴朗。

所以的隊伍,不是留在這裡,就是原路回雲稜,只有
我們要走南峰下中央尖溪山屋。調查員來跟我們聊聊,巡
山員也過來指引我們路況,他說中央尖溪山屋他們已經三
個月沒去了,請我們幫忙把垃圾燒燒。

科博館的陳小姐也來,再度跟我們道謝,並歡迎我們
去科博館參觀。看來我們跟別的隊伍建立了不壞的關係,
長的如果看到這篇文章,應該請我們吃飯才對。彥哥問陳
小姐為什麼不養一些鯪鯉[la-li,穿山甲],然後放生,以
清除一些螞蟻,她說,曾經人工飼養過,結果都失敗,因
為很難幫牠們準備食物(螞蟻),我則對她讀過的學校有點
興趣,原來她讀師大生物系、東吳生物所(?),教過書,
猜想是興趣不合放棄教職,很有理想性格的一個女孩。

告別朋友,7:45出發,到主山、東峰的叉路口後,先
下裝備,又利用半小時找相機,還是沒找到,只好當做是
送給遇難山友的紀念吧!回到叉路口,路標的里程數,陶
塞峰比東峰還少,因為不符實際,我們用奇異筆改掉。

再往前走,到主山、南峰叉路口下裝備,9:20上到主
山,主山(3704M,一等)視野遼闊,也看得到海。根據文
獻記載,最早上南湖主山的,是在大正三年(1914)野呂寧
等人,此行是為了測量立霧溪以北的地形,也為佐久間總
督即將發動的「太魯閣蕃討伐戰」做偵察工作,如今,世
事變遷,後來者站在山頂上,不知是怎樣的心情?尤其是
太魯閣族的巡山員。

下來時遇到輔大山社九人,他們明天循原路回。

回到叉路口,向南是一片崩壁,初看之下,路跡不明
顯,我們保持距離,以免被落石打到,這段崩壁是繞下、
橫過再上去,10:25抵南湖池山屋,這段路則走在巨木林
中,清爽舒暢。我們找了一處好地方吃午餐。

看到唐松草,白花、紅花都有。

後來一段大石坡,有點驚險,不過視野良好,上去後
到達往南峰的叉路口,在這裡看到下面遠處有間山屋,巡
山員特別交代不必下去。我們下了重裝,向南峰前進。

12:40抵南峰(3516M),此行第六粒百岳,繼續走,實
在是很熱,這段路大致沿稜線走,有一小段岩壁,因為幾
乎沒有落腳處而顯得危險,得小心通過。1:17到巴巴山
(3448M,三等),第七粒,因為看到一個車輪牌的標誌,
突發奇想,下回得帶幾面DPP的小旗子,放在山頂上。

回到叉路口,繼續向前,頂著太陽一小段後,以下這
段路,大致都走在樹欉中,降到3000公尺左右後,林相變
為松林,時而看到中央尖,這是此行最接近中央尖的時候
,這個角度也真的很尖,氣勢懾人。

松林以後,掉落在地上的松葉很多,走起來沙沙聲響
,可能這段路走的人太少,看到很多獸類的排遺,獸類的
腳印則因踩在松葉上,一個洞一個洞的。

我們顯然被林務局的資料害到了,資料上寫,叉路下
中央尖溪山屋需時90分鐘,倒走則是110分鐘,就是因為
這個要命的錯誤,才使輝哥一開始很想倒走。實際上這段
下坡足足走了180分鐘,若倒走,一天要從中央尖溪山屋
走到南湖圈谷實在太難;路標寫的都是往南湖池山屋幾公
里,因此我們不知道還多久可到中央尖溪山屋。好不容易
到了溪邊,最後這段崩壁,落差大概七、八十公尺,很陡
,尤其是重裝,我們走得很小心,耗了約半小時;彥哥走
最後,掉了兩粒直徑約20公分的石頭,差點打到輝哥,我
請他先別走,等我們到了較安全的地方後,才讓他繼續走
。好不容易滑到溪邊,過溪後,覺得高興,先喝了三口溪
水,走到山屋5:20,今天只有我們三人住這裡。

趁天亮洗澡,水冰冷,這趟唯一一次洗澡,舒服!

這間也是太陽能山屋,有六塊板子及架設板子的角鋼
,巡山員說一支角鋼27公斤,一支一支揹過來的。可惜山
屋的燈不亮,大概哪裡線路壞了。

山屋在溪邊,面北,溪水是東西向,南、北面都是山
,山屋裡,東南西三側是木床(通舖),輝哥希望大家睡一
起,彥哥卻說這樣會互相干擾,於是他們睡東側,南側放
公糧及他們的裝備;我睡西側,我的裝備也放這邊。

8:00開始睡,沒留燈,爬大山時,大多早睡,半夜就
醒來,然後是淺眠。

11:30左右,我已經醒了,山屋內一片漆黑,開始聽
到khok、khok、khok的聲音,就在我的腳邊,像是兩粒比
較大的石頭相撞,並不急促,又有點像大石頭在木屋的木
頭上磨擦的聲音,總之令我百思不解,我確定三個人都沒
有在動,因為人如果動的話,睡袋會發出聲音。

這聲音斷斷續續發出,有一次很長,我躲在睡袋裡看
手錶,3:40。

5:00起來/7:45出發/9:20南湖主山/10:25南湖池山屋 /
12:40/南湖南峰/13:17巴巴山/17:20中央尖溪山屋

 

「南湖中央尖溪隨想」 (5) 6/25中央尖溪→台北 <爬山健行>
iug@ccms.ntu.edu.tw (Iunn Ungian) 回應 轉寄
1994年09月08日 08:52:43
5、6/25(六)中央尖溪→台北

撐到4:00,叫大家起床,昨晚的事,本想等到下山後
再提,不過輝哥說昨晚睡不安穩,幾乎整夜沒睡,於是我
問他,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原來他也聽到,還以為是我
發出的。比起南湖山屋,這裡的海拔已經降了一千多公尺
,輝哥穿同樣的衣服睡,在南湖睡得很好,這裡卻覺得冷
…反正已經過去了,我在想,相安無事就好。

前幾天,公糧都是分三份,帳蓬輪流提,今天我建議
,公糧分兩份就好,帳蓬我全程揹,大家同意。

6:10出發,這段路,沿著中央尖溪往水尾(下游)走,
有一個多鐘頭的時間,就在溪邊跳著前進,無法通過的,
旁邊就會有一段小山路,因為難免要撩水,他們穿登山鞋
,很快就溼了,我也沒囂俳(hia-pai,囂張)多久,有一處
水深及膝,長筒雨鞋一樣難以倖免。

因為有水,走起來愉快,可以說是這一趟的菁華路段
之一,這一趟我覺得最愉快的是上陶塞峰看海、南湖圈谷
看月出、上主山看上下圈谷,以及中央尖溪這段。

跳來跳去也有失足時,我跌了兩跤,他們也有,反正
黑色的、往前傾的大石頭特別要小心就是了。

後來走溪邊的路,走著走著,突然彥哥跌倒,叫了一
聲,原來還被咬人貓咬了,我一看,乖乖,窄窄的山路兩
邊都有,而且高度及腰,我深呼吸了一口,然後優雅地走
過去,elegently,沒事。想起兩年前的暑假,邀她上梨
山,摘菜時被咬到,第二天還覺得麻;後來,散了;每次
想起梨山的往事,就想起天池附近整片的黃色雛菊,以及
菜園的咬人貓。我一直覺得,咬人貓對我有一份歉疚,所
以猜想以後不會沒事找我麻煩。梨山,因為有地方住,以
前都是暑假上去,最近覺得,不同季節去有不同感受,例
如冬天有沒打農葯、自己長出的高麗菜任你挽(摘),春天
有盛開的梨花、積雪未退的桃山任你看,不過,不太敢再
邀女孩上去。有些人生的課題,對我畢竟是太難…

後來走離中央尖溪,一個小的上坡下坡,過了中央尖
溪的小支流後,接著又直上,這段上坡走了一個鐘頭,剛
走10分鐘左右,彥哥說不累,我惦惦[靜默不語],再過了
10分鐘,彥哥就提出要休息了。

再來的上坡就輕鬆多了,在樹林裡繞,今天一直到黑
水塘這段都適合打赤膊享森林浴,不過得小心咬人貓倒是
真的。越過這個分水嶺,10:55抵南湖溪山屋。

這裡遇到三個出家人,昨晚在此過夜,今天要去圈谷
,其中兩人穿著出家的衣服,另外一位沒有,這一位是帶
路者,十幾年走過北一段,這回第三次來,目的是找一處
可以靜修的所在,打算以後來此閉關,久久再下山一次。
他還提到死亡稜線,也提到往巴巴山的危險處,他說只是
心理恐懼,他第二次走那段危險處時就用跑的過去。

因為他們中飯煮多了,我們因而有現成的午餐。吃菜
者多注重營養均衡,飯裡有蓮子、薏仁等,真是好吃。

11:35繼續走,這段上坡沿著小溪流上溯,路滑,上
坡也不輕鬆。輝哥也被咬了,我雖沒帶手套,卻一再幸運
地無意中閃過…

12:50抵木杆鞍部,休息時遇到輔大山友,照理他們
應住雲稜,他們說因為覺得太墮落(大概是受我們縱走的
影響),所以今天多走一些,預計在登山口紮營。

這段以後,因為走過,路況很熟,2:30到多加屯,3:
19抵登山口,在此略作休息,輝哥煮東西吃,輔大有兩位
山友走較快,也下來了,問我們在中央尖溪山屋有沒有碰
到什麼事,我除了簡單敘述外,也提起舊南湖山屋的事─
─在山上時我沒有提。輔大朋友說,中央尖溪常出事,出
事的話,一天出不來,必須放在山屋一晚,所以…

繼續走,4:30到林道盡頭,我換上拖鞋短褲,開始有
餘力關心路邊的花草,最顯眼的,除了台灣百合,還有三
花雙瓶梅,摘了幾株回去(可惜後來沒種活)。

5:44終於到了思源埡口,起霧,有矇矓美。清出所有
的罐頭、麵條等食品,彥哥和輝哥帶去給幫我們顧車的人
,我則留在原地看裝備,6:00開始回程,回想這幾天的天
氣,老天實在太幫忙。

南山村短暫停留,我買了寶特瓶在車上灌,20分鐘後
剩空瓶,讓他們嚇了一跳。到宜蘭後全身發熱,北宜公路
覺得好長,到台北後更熱,輝哥打開收音機,有一新國旗
、新國歌的運動在台大運動場展開,感受文明世界的鬧熱
。10:40左右輝哥載我到家,今天屬他最累。而我,趕上
了玫瑰之夜的鬼話連篇。

4:00起床/6:10出發/10:55南湖溪山屋/12:50木杆鞍部/
14:30多加屯/15:20登山口/16:20林道口/17:44思源埡口/
22:40到家

 

「南湖中央尖溪隨想」 (6) 事後 <爬山健行>
iug@ccms.ntu.edu.tw (Iunn Ungian) 回應 轉寄
1994年09月08日 08:54:11
6、事後

早上醒來,覺得全身軟綿綿,又繼續睡了一下,躺在
床上的感覺真是舒服。

想起辦公室裡的花草已經五天沒澆水,下午趕緊過去
。下大雨,回家時淋了一身,還好不是在山上。

腳趾甲沒有變黑,顯然功力稍有進步。

往後,如果有人向我提起自組隊比較省錢的話,我會
說:「行北一段1000箍[元]就會使[e-sai,可以]。」然
後露出神秘的微笑。於是,他們就會跟我說:「後回若爬
山愛會記得相招!」

我把南湖與中央尖溪山屋的遭遇post到網路上,有朋
友說,南湖山屋的聲音,可能是陶塞峰墜崖的山友。

認識的植物太少,憾事一樁;希望下學期有機會去聽
本地植物認識的課。

本想買一台Zoom的傻瓜,結果買了一台單眼相機,以
後有得揹了…

後來,透過美春的幫忙,參加中正的嚮訓,課愈上愈
覺自己登山常識、登山技能的淺薄與不足,需要學習的還
太多太多。輝哥則參加中華山協的登山安全講習。

再後來,在台大農經系圖找到【台灣山蕃人】,
裡面有南湖的攀登記錄,這次鹿野忠雄也有去,是第二次
去。日文看不來,大致翻了一下,得知審馬陣、馬比杉、
陶塞都是譯音,所以可能是泰雅族比亞南社的稱呼(只是
猜想)。

七月的一個中午,跟以前中研院資訊所的同事吃飯,
透過大玻璃窗看到內湖群山,慫恿幾位同事一起去爬,包
括一位穿窄裙的女孩,我一再保證絕對沒問題,下山時差
點被打。這趟郊遊巧遇楊南郡老師,我讀過他的【與子偕
行】,裡面一篇《斯卡羅遺事》,提到斯卡羅族是排灣化
的卑南人;但是最近參加卑南營,知本的牧師卻說,斯卡
羅是排灣人對卑南的稱呼,意思是「被抬的人」,因為同
時卑南王武力強大,瑯嶠十八社由卑南族統管,每當排灣
族內有紛爭,就抬轎子請卑南人來調解。我趁這個機會向
楊老師請教,不過他堅持他的講法。這個問題也許還得再
求證。

他說,日本人統治台灣50年,走了;KMT已經統治快
50年,也該下來了。甲午戰爭百年,他提了一個計劃,以
伊能嘉矩【台灣踏查日記】做基礎,根據這些踏查路線實
際去走一次,然後寫一系列的文章整理出來。這個計劃提
上去後,遲遲沒有消息,直到最近才突然下來,時間上已
太趕,只能走一小部分。另外他還說,他接下【台灣踏查
日記】的翻譯工作;真是好消息,希望早日完成。

大學時,因為看到了一些事情,政治態度由「忠黨愛
國」慢慢地轉變過來,那時候,覺得自己像是個傳教士,
四處宣揚自己認為的真理;畢業後做兵,在外島,台灣海
峽阻隔了一切,阻隔了曾經建立起的患難友誼以及許許多
多的努力;沒想到退伍後能夠拾起學生時代的熱情繼續做
台語文字化的工作,也沒想到還有機會再進研究所;研究
所時,感覺自己像支燒不盡的蠟條,在計劃、課業、論文
的壓力下繼續努力做文化運動。畢業後,經過一年的調整
心情,學生時代的理想終究尚未被社會現實所沖垮。台灣
文化是台灣人所以成為台灣人的根本基礎,於我,對台灣
文化的基本認識與責任感並沒有消失,只是面對惡質的政
治體制,常覺得無力…

對於中正登山會,很感謝中正的照顧與訓練,如果需
要我出力之處,自當盡力,不過自己包的工程太多,若要
晚上常耗在會裡聊天或開會,對我來講比較不可能。

寫文章是件累人的事,但是,怎麼說呢?只要願意用
心,多少還有些意義存在吧!透過主編官姊姊的邀稿,下
定決心寫下此篇文章,或許有點「大舌興啼」之嫌,多望
大家捧場。我不確定,將來,在什麼情況下,還願意花這
麼多精神寫下自己的登山心情,只能說,如果嫌我的自我
介紹不夠的話,趕緊跟主編說吧!

參考資料:(1)吳永華,「日治時期宜蘭登山小史」,《宜
蘭文獻》九,9405 (2)田中薰,【台灣山蕃人】,
東京古今書院,昭和12(1937) (3)【台灣登山百科全
書(下)資料篇】,戶外,民70

 

ung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